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深圳户外|深圳驴友|深圳户外活动网|深圳驴友网|深圳户外俱乐部|深圳户外活动召集|梧桐山登山路线|深圳户外QQ群|深圳爬山|深圳徒步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专业策划单位团体户外拓展、休闲旅游包团活动。电话\微信:15817219074,QQ:1203272124。 最新活动(点此查询)。
查看: 2328|回复: 2

深圳最后一片净土 梦回大鹏湾畔岭南古村坝光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6-6 14:40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位于大鹏湾畔的岭南古村坝光被称作深圳最后一片净土。

在坝光盐灶村后面,生长着一片古银叶树林,它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古老、面积最大的银叶树群落。其中一棵的树龄已超过500年,最壮观的是它的板根,近2米高,像一条卧龙,扭曲、盘错、伸展到十几米之外,这棵天长地久的老树是深圳新人们拍摄婚纱照时最喜爱的背景之一。坝光村口小河的入海口,咸淡水交汇的湿地生态丰富,是深圳观鸟协会推荐的6个观鸟胜地之一。

然而,这块美丽的处女地终究逃不过世人的觊觎。尽管精细化工园区已经远去,但一个号称深圳最大的燃煤电厂可能将染指这片土地。使得坝光再次被深圳人关注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01.jpg

●坝光海湾黄昏时的景象。

十多年里,一直在做一件事:一遍又一遍地徒步行走在深圳的山岭、田野、溪谷、海岸线、岛屿和老村中。每次行走,都拍摄沿途的景观,记录大自然中的植物、动物,查访历史典故,发现和对比生态与环境的变迁……所以,当坝光再次被世人关注时,可以用图片、文字和收藏品列出它的生死年表。

坝光生死年表2003年10月,“坝光寻梦”被数十万深圳市民投票选为深圳最美的31个景色之一,与“梧桐烟云”、“梅沙踏浪”“羊台叠翠”齐名。入选的而理由是:坝光18个自然村散布在16公里的海岸线旁,三面环山,一面向海,排牙山云雾缭绕,老屋静谧安详,访客走进悠悠小村,仿佛进入梦中的世外桃源。2006年11月,“寻找广东最美乡村”的评选结果公布,坝光村入选为广东最美的50个村落之一。2009年9月,《城市画报》将坝光列入中国最想与爱人分享的60个小地方之一。转播到腾讯微博     
02.jpg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●2005年的坝光老村景象。

时光再往前倒退60年,整个坝光都掩映在密林之中,坳仔村里数千棵樟树头尾相接,迷醉的香气飘荡在整个海岸线上——— 这是坝光最后的美丽时光。1958年,全民大炼钢铁,一些村把祖祖辈辈奉为神明的“风水林”都砍掉送进火炉;上世纪60年代,农业学大寨,坝光伐木除林,围海造田;上世纪70年代,香港为保护环境开始禁止开采海砂,和内地关系甚好的香港商人拿到了在深圳采砂的特权,坝光的银色沙滩从此消失,空留下“白沙湾”一个地名;上世纪80年代,急剧增长的人口对海鲜的需求加大,坝光再一次开始大面积砍伐红树林,围海养殖,修建水上餐厅……进入2000年,坝光的原生丛林已完全消失,零零落落的树木和红树林已不足200亩。尽管如此,都市里的深圳人仍然认为这里是深圳最有自然生态美的村庄。彻底的毁灭是在2008年,深圳精细化工园区在坝光动工,开始大规模拆迁。在民间强烈的质疑与反对声中,化工园区下马,改为“新兴产业园”。只是,最美乡村已残垣断壁、一片狼藉。人们忙着拆迁和被拆迁,补偿和被补偿,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那些生长了数百年的树,迁徙了数千年的鸟,潮起潮落了数万年的海滩。没人愿意故作忧伤转播到腾讯微博
3.jpg
●坝光村南侧的红排角,砾岩和砂岩中含有丰富的氧化铁,礁石殷红,与海水形成对比。转播到腾讯微博
04.jpg
●坝光盐灶村的背后,生长着一片古银叶树林,它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古老、面积最大的银叶树群落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消失了的老村坝光会让我们怀念、痛惜和懊悔,如果我们还肯自省的话,它还会让我们羞愧。多少年以后,我们会明白:那个死在我们手上的村庄,其实就是你我的故乡。我想,一个城市的历史不仅仅在史学家的著作、博物馆的展品、档案馆的文件中,同时还蕴含在山川田野河流里,一种曾经遍布山野如今成了珍稀植物的树,一只曾经年年到来如今再没有露面的候鸟,一条曾经清澈如今浑浊腥臭的河流,给我们讲述的历史,有时更生动,更接近真相。十多年在深圳坚持行走,不是自己有多大的毅力,是至美无言的大自然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,是缤纷灿烂的生命让我痴迷。只是,行走中的目睹常常会带来伤感和悲凉。在江西故乡村口的古树被人盗卖后,青年学者熊培云曾写道:“没有谁愿意抛舍自己童年时的家园,没有谁愿意故作忧伤。”是的,没有人愿意故作忧伤者观察坝光,活在当下!住在葵涌多年,去过坝光多次,每去一次感触一次。转播到腾讯微博
05.jpg
●有着红色印记的老墙。早在1935年,这个偏远的小村就有青年成立了“海岸读书会”又叫“救国会”,老村曾是深圳历史上最早的共产主义组织的发源地。虽然遭遇了拆迁阵痛,坝光已非天堂,却也不是地狱!坝光人有钱,如果货币不贬值,生活不奢侈,他们有的甚至可以两三代人不用劳作。伴随着工业化的脚步,坝光人的喜乐哀愁,其实就是深圳东部最美海岸线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变迁史。其实,坝光居民很苦。他们原本居住在一片纯天然的海滨胜地,有山有水有林,是炊烟袅袅的世外桃源。因为曾经的精细化工园项目,他们开始过上四处迁徙的生活,到了现在,他们的安居房依然还在建设之中。印象中的坝光人,迁走了大部分,留下的人很累,他们坚守自己的土地,或者缺电,或者没有自来水,吃点肉都要坐上一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到葵涌中心市场采购,每次出去都要采购整个星期的食物。不过,坝光居民也很幸福。葵涌曾流传这么一句话:“娶女当娶坝光女。”精细化工园未下马前,坝光人拥有的土地和房产遭遇拆迁,很多人一夜成为千万甚至亿万富翁,虽不能与市区的岗厦等地拆迁带来的造福效应相比,但在葵涌这偏远之隅,坝光人已然是财富的代名词。葵涌一名查违人员曾对我说,坝光人很贪婪,葵涌违建最多的就是坝光。我想,丑陋并非坝光人的本性,让居民把土地和房子让出来,他们总要为子孙后代留点后路。更何况,那些高楼大厦坝光人至今尚无法沾边。虽然遭遇了精细化工园带来的拆迁阵痛,现在的坝光依然很有魅力。且不说珍贵的银叶树,即使在建材四处堆积的今天,随便在坝光寻一处有水的池塘,只要把网一撒,总会有一些鱼落网。坝光的美仍在,正是这份美吸引着热爱山海林木的市民。最近也曾数次探访坝光,总能碰到摄影爱好者守候海边,举着相机一拍几个小时。而来此拍婚纱照的车辆也络绎不绝。希望这份美,永远留存。策划:普德法 亚牛 谢江涛统筹:普德法 亚牛 张哲特约撰稿/摄影:南兆旭采写:南都记者 周伟涵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6-6 22:0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声叹息,我们还能给子孙留下多少净土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6-6 23:0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仔细阅读此文,感触颇深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介绍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拉磨网 ( 粤ICP备1502251(1/3) )

地址:深圳市罗湖区梧桐山坑背村18号402 电话\微信:15817219074 邮箱:1203272124@qq.com

敬请用户发言时遵守国家法律,严禁发布有违国家宪法、法律法规的言论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如本站出现任何侵权言论请当事人及时联络本站处理

深圳户外活动网 深圳户外活动网 深圳户外活动网 深圳户外活动网 深圳户外活动网 深圳户外活动网

GMT+8, 2019-10-22 03:08 , Processed in 0.20312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